主页 > C猜生活 >地底的微光!台湾矿工画家:洪瑞麟 >


地底的微光!台湾矿工画家:洪瑞麟


2020-06-27

「我的画就是矿工日记。」──洪瑞麟

洪瑞麟(1912-1996)出生在人文荟萃的台北大稻埕,父亲洪鹤汀从商但是喜好书画,洪瑞麟小时候最喜欢帮父亲磨墨,从小耳濡目染对画图产生兴趣。

在那个年代,公立小学还不普遍,洪瑞麟九岁时到大稻埕「稻江义塾」念书。启蒙教育,往往是人生的关键,洪瑞麟在义塾遇到启蒙老师吴清海,吴老师常拿日本最新美术杂誌给他看,当时日本画家特别喜好法国田园画家米勒(Millet)的作品,推崇米勒画出农民拾穗生活和劳动者的精神,认为这才是艺术的表现;洪瑞麟受到启发,常素描临摹米勒画作。

台湾第一位水彩画家倪蒋怀在1929年独资创立「台湾绘画研究所」,栽培想要学习美术的青年,洪瑞麟和张万传、陈德旺同期进入绘画研究所学画,其他学员包括陈植棋、蓝荫鼎等人。在这里洪瑞麟第一次接受学院美术科班指导,他们从最基础的素描学起,一开始先画石膏像,接着才开始学习水彩技法,18岁时洪瑞麟以《静物》获台湾水彩画会头奖。

地底的微光!台湾矿工画家:洪瑞麟

赴日学习美术

当时已赴日学画的陈植棋鼓励洪瑞麟毕业后到日本学习美术,洪瑞麟徵询父母同意后,获得已投入矿业的倪蒋怀资助,土生土长的大稻埕青年,1930年从基隆港坐船远赴东瀛。初到异地,人生地不熟,要考进美术学校也绝非易事,洪瑞麟先到川端画学校学画,这是私塾性质的绘画先修班,隔年他进入帝国美术学校就读,那年洪瑞麟20岁。

洪瑞麟在日本七年的时间,平日除了学画写生,由于留学花费庞大,他也要打工赚取生活费。洪瑞麟在日本学到严谨厚实的绘画基础,也受日本思潮影响,当时最风行「普罗艺术」,艺术家从劳动者的观点出发,用创作表现劳动者、农民和小市民的日常,让艺术走入人间。洪瑞麟自己曾说:「我留学日本的几年,最令我感动的,不是那里的樱花,不是清浅的溪流,而是天寒下萧瑟的劳动者。」

地底的微光!台湾矿工画家:洪瑞麟

实践平民美学

洪瑞麟从日本回台后,用身体力行实践平民美学,这也成为他一生最重要的创作特色。

回国后为了生活,他到倪蒋怀的「瑞芳矿坑」,从最基本的工人干起。洪瑞麟自嘲:「我与煤矿工人工作在一起、欢笑在一起,甚至结婚在一起(洪瑞麟娶了工头的女儿),当然苦难也在一起。」惜才的倪蒋怀不会埋没洪瑞麟的美术长才,洪瑞麟除了工作,也用画笔纪录矿工的点点滴滴。

洪瑞麟说:「我的画就是矿工日记,也是我自己的反省。」在低于海平面暗黑几千呎的地底,昏弱的微光之下,他观察矿工们坚实疲惫的赤裸躯干,冒着生命危险卖力地不停挖掘,为了生活而打拚。洪瑞麟工作空余的速写,画的是他最熟悉的矿坑同事,画的是黝黑沧桑,身上布满黑灰的矿工群像。

地底的微光!台湾矿工画家:洪瑞麟

矿场工作35年

「家乡的人被矿坑淹没,失去了生命;都市的人被欲望淹没,却失去了灵魂⋯⋯」歌手郑智化在曲子《老幺的故事》高亢吶喊着,嘶哑嗓音诉说的是矿工的宿命。

对矿坑工人来说,「不见天日」绝不是简单的形容词,而是真切的生活写照。每天清晨,他们严格点名準备入坑,在黑黑深深的坑洞里沉重而缓慢的工作,只怕稍有不慎引发矿坑灾变,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;直到天黑,他们终可洗去身上黑汙,短暂休息后又要再回到幽暗的地底,日复一日的工作着⋯⋯

洪瑞麟本来只想在矿场工作10年,赚取足够的生活费,然而他从1938年进入瑞芳煤矿工作,一直到1972年从矿场退休,一待就是35年。

60岁退休的他,第一件事想做什幺?洪瑞麟退休的第一个愿望是:「追求阳光」!

长年处在地底的微光,他特别嚮往灿烂的阳光,退休之后他走访台湾各地写生,也几度踏上兰屿土地,而后更将触角走向世界,追求世界温暖的阳光。晚年洪瑞麟定居美国加州海边的小镇,大儿子在堤岸开设海鲜餐厅;彷彿弥补他似的,洪瑞麟的后半辈子都和阳光为伍,屋外的景色,是蔚蓝的天、广阔的海和暖暖的太阳,他也创作一系列以「太阳、云、海」为主题的作品,直到85岁的冬季,因心肌梗塞病逝于美国。

回顾洪瑞麟一生的画作,从17岁的第一幅油画,画的是挥汗如雨的农夫,到退休前的最后一幅画,画的是满身乌黑的矿工,他一生都和劳动者在一起,一生都坚持为劳动者作画。我想起电影《多桑》里的老父亲,和洪瑞麟一样在矿坑工作35年退休,老矿工只有领到20多万退休金,后来和他的同伴一样频频进出医院,每天都得靠氧气过日子,后来他们才知道,这是「职业性尘肺症」,矿工一辈子在窟窿里锵锵锵地挖掘,晚年肺部却也像装满煤渣的窟窿,费力地喘鸣,度过痛苦的余生。

洪瑞麟的画作,既不细緻,也不典雅,却很真实;他一生执着画下写实的劳动身影,身影里的人们,有着现代社会最缺少也最宝贵的真情和情义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